www.g22.com - 澳门美高梅

搜索: 您的位置首页 > 视频展示

英语正轨聆听教学法指要

时间:2018-11-25 08:17:47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  每个孩子都是语言学习的天才,但错误的教学方法却会使天才变成蠢材。大多数的学生经过十多年痛苦的英语学习,却不具备基本的听说能力;而在离开校园之后,又很快地将所学英语知识几乎忘得一干二净。这说明我们的外语教学方法存在重大的缺陷。

  以“交际教学法”为代表的传统外语教学方法,长期以来对语言习得的本质持有根深蒂固的误解。一方面,交际学派的学者们毫无根据地认定:“语言使用”是“语言习得”的原因;另一方面,他们又不能接受和奉行“聆听是语言输入的第一途径”这一根本原则。这就导致“以语音为载体的语言输入训练”,在现行外语教学体系中实际上处于缺失的状态。

  为了让读者更好地理解传统外语教学法存在的问题,请容许末学先简要阐述聆听教学法的基本原理。

  聆听教学法认为,语言教学应坚持“以语音为中心,先语音后文字”的原则,相应地,必须承认聆听训练在外语教学中的基础性、主体性和中心性地位[注释①],这一理念可分述为三个命题:

  第一,聆听是语言输入的第一途径。由于语言本质上是一种声音的现象,所以这一点是不言自明的。所谓第一途径,包括数量第一、质量第一和顺序第一。在教学实践中,聆听教学法主张,一切语言材料,必须首先以声音的形式(英美原声)呈现给学习者,并且必须在学习者对材料有了充分的理解之后,才可以呈现对应的文字形式。而传统外语教学法将阅读作为语言输入的第一途径,与聆听教学法的原则背道而驰。

  第二,聆听的本质是“感觉统合”训练[注释②],而不是“语义提取”训练。感觉统合训练的作用是把“感觉”转化为“知觉”。就聆听训练而言,是要把一连串物理的声音转化为有结构、有意义的心理形式。聆听训练的目的是让学习者获得语音、语法、语义的瞬间综合判断能力,而不是获得所谓的“关键信息”。传统外语教学法中“听关键、抓大意”的听力教学方法,使得听力训练基本丧失了语言输入的功能(因为语言输入指的是语音、语法、语义的整体性输入)。

  第三,人的大脑对语音符号的处理能力要远远优于对文字符号的处理能力。所以从声音入手学习语言,必将大大提高学习的效能。这一观点得到进化心理学的直接支持,也得到了聆听教学实践的支持。但许多专家和教师却不能体会到这一点,这是因为国内(包括国外)外语教学界的师生,几乎没有机会接受真正的聆听训练(感觉统合训练),所以很少有人能够突破“听障”[注释③]。不能突破听障,也就不能够领略到聆听训练的优越性。

  以上三大命题,其正确性是不言而喻,无可辩驳的。否认聆听在语言教学中的基础性、主体性和中心性地位,就必然导致外语教学的低质低效。

  交际教学法主张“在语言使用中学习语言”,或者“学习语言的使用”,看起来是很完美的主张。这种主张符合一般成年人的认知,因为很多时候,从实践入手搞学习,的确是又快又好的方法。

  什么是先天性知识呢?像逻辑、数学、语言这样的知识,它们的来源是人的心灵的内在结构,所以被称为先天性知识[注释④]。判断这些知识的正误,依靠的是内在的直觉,而不需要任何外在的实践。

  先天性知识的学习,本质上是心灵的自然生长,所以称为“习得”(acquisition)。先天性知识的学习,不需要实践,实践也对习得没有帮助。

  后天性知识,与此恰恰相反。像打仗、企业管理、教书所需要的知识,它们的来源是人的后天经验。判断这些知识的正误必须依靠外在的实践。

  后天性知识的学习,本质上是经验的积累与结构化,所以称之为“学得”(learning)。后天性知识的学习,必须依靠实践,没有实践就得不出真知。

  先天性知识的学习,主要依靠观察,不需要实际操作,看别人做就可以了(当然还必须有自身的认知加工)。适用的教学方法是案例教学法。

  后天性知识的学习,主要依靠实践,必须自己亲手做。适用的教学方法是任务教学法。

  分析到这里,结论已经很明确:交际教学法的错误,在于用后天性知识的教学方法来教授先天性知识。所以交际教学法不可能改变英语教学低质低效的局面。

  以上分析其实是基于中国传统的“体用哲学”。“体”指的是本体,“用”指的是功能。先天为体,后天为用。先天性知识属于“体”的范畴,后天性知识属于“用”的范畴。语言系统为“体”,语言功能为“用”。体在用之先,有体方有用。

  语言学习必须先在学习者大脑中构建出语言系统,然后才谈得上语言使用。犹如学开车,首先要把汽车(体)造出来。没有造出汽车而盲目学习驾驶(用),成功必然遥遥无期。这就是交际教学法的根本弊端。

  而聆听教学法,恰恰适用于先天性知识的学习。因为聆听的本质就是观察;而观察,是先天性知识的根本学习方法。

  以上是从理论上驳斥了交际教学法的“迷思”,从事实来看,也可以得出一样的结论。首先,交际教学法将“语言使用”当作“语言习得”的原因,是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。“语言使用”和“语言习得”通常是伴随现象,不能想当然地认为前者是后者的原因。从以下三个事实可以看出,语言使用根本就不是语言习得的原因。

  第一,0-1周岁的婴儿,基本没有使用语言的能力。然而,在这种情况下,语言习得却奇迹般地发生了!那么,婴儿靠什么习得语言呢?答案只能是聆听。

  第二,稍大的儿童,他们喜爱的大多数游戏(如踢毽子、跳房子、丢手绢、捉迷藏),都不是以语言为中心的,甚至离开语言也可以顺利进行。儿童长期痴迷的唯一语言活动是听故事。这说明对语言习得具有重大意义的活动不是“语言使用”,而是聆听。

  第三,交际教学法训练出来的学生(不管是儿童还是成人)在语言使用中会出现大量语音、语法和用词错误,这说明语言习得并没有发生。他们所讲的“英语”,其实是披着英语外衣的汉语。

  综上所述,语言使用根本就不是语言习得的原因,而是语言习得的结果。以“语言使用”为中心的交际教学法,长期以来统治着我们的外语课堂,是外语教学低质低效的罪魁祸首。

  如果说在英语课堂教学中,危害最大的是交际教学法。那么在学生的课后学习中,危害最大的则是我们习以为常的三种做法:朗读、背诵、记单词。

  朗读和背诵为什么是错误的做法?因为它们违背了语言学习最基本的原则:以语音为中心,先语音后文字。

  朗读的本质是什么?是把文字符号转化为语音符号。如果能直接聆听纯正的发音,为何还要自己去做转化呢?

  更何况,对大多数学生来说,他们并不具备把文字符号转化为语音符号的能力,所以只能用主观臆想的发音来代替真实的发音,而这种臆想的发音错误重重。所以朗读和背诵的结果就是不断强化原有的发音错误[注释⑤]。

  那为什么中文教学中可以采用朗读和背诵呢?这是因为我们学习书面语以前,头脑中早已建立起汉语的语音符号系统。这个系统健全而强大,可以将遇到的文字符号转化为语音符号来进行处理。古人之所以强调大声朗读,其实是要把文字符号转化为语音符号,以便于大脑高效记忆和快速处理。

  如果朗读和背诵有效的话,就无法解释为什么这么多中国学生都学不好英语。因为中国的英语教学绝不缺乏朗读和背诵。

  那么记单词又错在哪里呢?答案是:语言学习根本不需要专门记单词。母语学习如此,外语学习也如此。儿童如此,成人也如此。原因:人脑对语言符号有极其强大的吸收能力。

  学生的大脑记不住英语单词,是因为对他(她)的大脑来说,这些单词根本不是语言符号!只有在突破听障之后,大脑才会将听到的生词当成语言符号来对待,从而牢牢地记住它。聆听水平越高,这种记忆效应越明显。[注释⑥]

  末学不揣浅陋,抛出此“聆听教学论”,希望能够为广大学子的英语学习贡献绵薄之力,也期待专家与同行的批评指正。若有能破除此论者,末学愿五体投地拜服于前,并代天下莘莘学子感念其恩德。

  聆听之道,其法极简,其理极深。本文仅简述了几个关键而又不易引起争议的观点,所以必然挂一漏万。对读者存在的其他问题,末学将另行撰文答复。最后,改写陆游的两句诗来结束本文:

  口语训练对语言习得有多大作用,目前并不明确。由于语言输入是第一性的,语言输出是第二性的,所以口语训练的重要性必然低于聆听训练。

  感觉统合训练要遵循由慢到快,由易到难的原则。最常用的聆听训练方法是篇章听写,类似于钟道隆的逆向听写法。训练中需要使用Aboboo等专业复读软件。

  所谓“突破听障”,指的是学习者通过聆听训练,获得语音、语法、语义的瞬间综合判断能力。突破听障意味着学习者大脑中已经形成较为健全的语音、语法、语义系统,且这三个系统可以有效地协同运作。突破听障后,学习者会产生语言与心灵合二为一的优良体验,进一步学习外语会如鱼得水、轻松自如。只有突破听障,学习者才能够顺利地用“听”的方式吸收新的语言材料,英语学习才能步入正轨,进入突飞猛进的状态。可以说,突破听障是语言学习最重要的关节点和分水岭。但在传统的英语教学中,绝大多数学习者终生都不能突破听障。

  语言包括后天性成分(语用、文化部分),但后天性成分是外围成分,先天性成分才是语言的本体(内核)。语言教学关键要解决本体的问题,而不能在外围打转。

  关于聆听训练中的词汇记忆效应,目前还没有进行严格的实证研究。但笔者的许多学生反映,他们在聆听训练中遇到的生词,可以一次永远记住。致 谢

  感谢钟道隆、徐火辉、Krashen三位杰出的先驱,没有他们的前期贡献,就没有今天的聆听教学法。

  感谢日本東邦大学医学部副教授野中泉女士,感谢她在英语语流音变教学方面所做的前期贡献。

  感谢外语复读软件Aboboo的全体开发人员。没有优良的复读软件,聆听教学法就不可能得到实施。

  作者简介:赵亮,生于1977年,湖北钟祥人,现任教于长沙师范学院外语系。电子邮箱:

  有人主张听说读写齐头并进。此说大谬不然。语音是本源,文字是派生。本源与派生怎可相提并论?输入是第一性的,输出是第二性的,第一性和第二性岂能等量齐观?齐头并进之说,看似公允,实则轻重不分,乃兵家之大忌,为学者所不取。

  有人认为看着文字听录音效果好,因为双通道输入优于单通道输入。双通道输入当然优于单通道输入,但前提是两个通道都畅通。也就是说,学习者单独看、或者单独听,都可以对语篇获得较为完整准确的理解。

  试问,有哪个孩子是在娘肚子里背好了单词再降生到人间的呢?恰恰相反,每个人的母语学习,都是在聆听的过程中习得词汇的。而且,这种学习词汇的方法,是最自然、最高效、最轻松的。

  凡是能认真实践聆听法的学习者,自然能体会到此中妙处。对此有疑虑的师生,不妨花两个月的时间做一下聆听训练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,多说无益。

  有人认为,成年人已经过了语言习得关键期,辨音能力不行了,所以学外语要从阅读入手。

  这是没有事实依据的臆想。钟道隆先生在45岁高龄的时候,苦听一年英语,成为优秀的翻译。钟先生一点也没有感到自己的辨音能力不行。

  笔者所教的学生都是成年人,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能迅速突破听障。所以不是成年人辨音能力不行,而是传统的听力教学方法不行。

  有人认为,聆听是枯燥机械的训练。那么我想反问,为什么儿童那么喜欢听故事呢?实际上,听故事,是儿童长期痴迷的唯一的一项语言活动。同一个故事,儿童听了一遍又一遍,从来不觉得烦。这说明,对聆听的喜爱,是人类的一种语言本能。

  聆听和阅读的唯一区别是语言载体的不同。如果聆听是枯燥的,那阅读岂不是也是枯燥的?这显然不符合事实。

  另外,聆听是感觉统合训练,其中包含着丰富多样的认知加工活动,所以绝不是机械枯燥的活动。

  很多年轻人认为看英美影视剧学英语是个好办法,可以寓学于乐,还能学到地道表达。其实这种方法存在较大弊端。

  聆听法的训练目的,并不是获得超强听力,而是提供有效的语言输入,从而在学习者大脑中构建英语语音符号系统。所以选择的录音材料,应该是由专业配音演员(或播音员)演播的缓慢清晰的录音,不要背景噪音,不要方言土语。

  影视剧中人物往往讲话很快,经常讲方言土语,且有背景噪音。这就为聆听学习制造了不必要的障碍,降低了学习效率和效果。其实影视剧中的一些英语,不看字幕的话,英美本土人士也不容易听懂(不然你以为字幕是干嘛用的?)。

  另外,影视剧中的时髦表达(俚语),不是语言学习的重点,大部分人没有必要学。

  综上,如果你不是想练成超强听力,成为超级英语牛人的话,就没有必要拿英美影视剧来折磨自己。

  有人认为大学生学习英语的主要目的是阅读专业文献,所以学习重点要放在阅读训练上。不然。语音系统是文字系统的基础、核心与前提。所以,主攻阅读,乃是空中楼阁之说。

  关于阅读能力对聆听能力的依赖性,徐火辉(2016:165-209)已有详述,此处不赘。

  大规模语言测试的数据明确表明,聆听能力对总体语言水平起着决定性作用。徐火辉等(2016:41-43)对托福考试深圳考点2007年1月至2009年9月的1615份测试样本进行了分析。发现在总分排名前30%的群体中,听力得分(标准分,下同)平均值在四个单项(听、说、读、写)中最高;在总分排名50-90%的群体中,听力得分平均值在四个单项中最低。聆听水平对其他三项语言技能表现出显著的“上拉”和“下踹”效应,说明聆听是语言学习的“源动力”,也说明“突破听障”是英语学习最重要的关节点和分水岭。

  [1] 徐火辉等. 中国人英语自学方法教程(第二版)[M]. 北京: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,2016.

相关文章列表
    无相关信息
推荐资讯
栏目更新
热点排行